飯局小姐-兼職/日領/夜晚工作/酒店公關

關於部落格
歡迎到訪我的Blog喔,飯局小姐-兼職/日領/夜晚工作/酒店公關讓妳瞭解-小巴(Mr.8)在酒店的一切。※0918-506-505※即時通:a82522451※Skype:a0918883838@hotmail.com※請加我 微信 app LIne a0918506505。
  • 181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木訥男友的風流帳本不堪入目[圖]

2.對你吹拍人,最可能背叛你。傷你最深的人,一定是你最愛的人。酒店
鬼使神差的,我點開了“我的文檔”,看到里面有一個叫“情傷”的文件,隨手點開…一開始我并沒有看懂,只以為是他從網上下載的文章,但是越看到最后,我越冒冷汗。我看到了自己的名字,在總數40名之中,我排名22。這是一本風流賬…




小資男展現的美好生活

  我走向你, 因為我無路可走。

  我不開心,工作,愛情,都不開心。事實上,我的這兩個方面在別人眼里都是光鮮的,收入不高,但工作體面,男友呂多更是我家人的中心,父母都喜歡他,說他正派穩重,連我外婆都喜歡他。

  那天她還問我怎么還不結婚,我逗外婆:“如果呂多在外面花心,您還希望我嫁給他嗎?”外婆說:“怎么可能呢?呂多那么沉穩!況且他大你上十歲,還離過婚,他怎么會不珍惜你呢?”

  外婆呀!我也真想事情像她說的那樣,簡單一些,單純一些。可是,生活有時比小說還富戲劇性。

  為了追求穩定的生活,我離開陳青,投奔了呂多。我和陳青是大學同學,一起畢業,一起打工。我受不了他的安于現狀,他一點上進心都沒有。雖然我知道他愛我,可那樣的愛有什么用呢?我那時工資只有幾百元錢,我得每天留意報紙上的廣告,想給自己再找個兼職。

  呂多是我的網友,我們在網上聊得不多。可鬼使神差的,從不見網友的我卻去見了呂多。我們去萬達看電影,去豪客來吃牛排,又去江邊喝咖啡。生活對我展開了它的另一面,它讓我覺得這樣很美好,很輕松,很小資。我喜歡這樣的生活。被呵護,被簇擁,有鮮花和美酒,還有桔紅色小圓頂吊燈下男人曖昧而多情的眼神。看著呂多雙臂平端雙腕優雅地切牛排時,我癡癡地想,要是對面坐的是陳青該多好啊。可一想到他的庸碌平常,我就覺得掃興。

  整整一晚上,我和呂多都泡在酒吧里。我像個饒舌的怨女,對他嘰里咕嚕地說著自己和陳青的故事。我說我們快分手了,遲早要分的,我受不了了。網友只是網友,我只是一吐為快,卻像在暗示他我是有情感缺口的女子,只等你來追。

  (也許你潛意識里真有這種想法。因為你和男友不快樂,你對他不滿意。你喜歡呂多帶你出入燈紅酒綠的瀟灑。也許……吧。梅云說。你要知道呂多是那種看不出年齡的男人,身高一米七七,清瘦帥氣。單位也好,而且是個小領導,收入很可觀。)
木訥男友的瘋狂內心

  呂多開始追我。我得承認我也是個俗女子,喜歡男人送我小禮物,項鏈,手機,電腦,甚至我家里有困難時他可以給些幫助。物質不是衡量愛情的惟一標準,但它是最重要的一個標準,我相信很多女人都有我這樣的想法。

  呂多外表穩重得近乎木訥,是不茍言笑的那種人,跟我好像完全不同,我性格活潑外向。但是接觸長了,我發現呂多是外靜內動的人,他內心里像有一團火,他被這團火推動著,燃燒著。他喜歡歌廳的喧鬧,演藝吧的嘈雜和迪吧里的瘋狂,而這些我都不喜歡。但我得陪他去,他要我帶他蹦迪,帶他握著話筒號叫。一次兩次,十次二十次,我可以因為愛去陪他,但我本性不喜歡那些場所,自然就會冷淡。我對呂多說,我向往戀人之間真誠的交流和心心相印,我們在戀愛,不是生意場上的酒肉朋友。談戀愛更多的時候應該是安靜的。

  (他去那些地方為什么一定要你陪呢?他應該可以和朋友們一起去玩啊?“這也是我一直在問他的問題。”梅云說,他沒有朋友!我很奇怪他做領導的,卻沒有一個可以交心談心的朋友圈子。為這事我問過他多次,他要么沉默,要么說,“交朋友不要錢的?請別人玩,吃飯,那得花多少錢啊?”那時我相信他的話,只覺得他好小氣,后來才知道,他不交朋友,的確是怕花錢,因為他把這些完全可以用來交朋友的錢交了女人。那是因為我發現了他的秘密……)

  偶然中,我發現呂多把自己的風流韻事全部記載下來,上面寫得清清楚楚,他占有每個女人都必需花錢,就像他去餐廳吃飯必須買單一樣。包括對我,也是一樣。從數目上看,他的檔次還不低,千兒八百的,每個月都有四五次。

  看了呂多的那個文檔我才知道,呂多那么多女人,選我為固定女友有他的道理。他說我脾氣好,好說話。不爭,不多問。經歷多的男人喜歡單純女孩子。而我悲哀地發現,自己只是談了一個有錢的男友而已,月薪一萬,有房有車,但那都是他的,我做他的女友,哪怕以后做他的妻子,我也只是一個可以住他房子,可以坐他車子的女人。

  在我心中,呂多人前的一面和人后的一面,完全而整齊地切割開來。
風流賬令人觸目驚心

  (你是怎么發現他的那個文檔的呢?聽你說了這些,我感覺他為人處世很周密慎重。梅云說,我經常去他家里,他和他父母住在一起。他父母也都很認可我,我也相信呂多說他愛我是真的,不然他不會把我帶到他家里去。在他的風流賬里,我也被記錄其中,但稱呼不光是名字,而是在我的名字后面,加了“老婆”兩個字。)

  我一般晚上去他家。我不喜歡翻他的東西,這是我的習慣。他的東西他不給我看我不會要著看,也不會問。

  包括他的電腦,我們好了兩年,我從沒碰過他的電腦。可是去年年底的一天,我晚上到他那里以后想上網查點東西。他幫我打開電腦,自己去衛生間洗澡去了。

  鬼使神差的,我點開了“我的文檔”,看到里面有一個叫“情傷”的文件,隨手點開……一開始我并沒有看懂,只以為是他從網上下載的文章,但是越看到最后,我越冒冷汗。

  我看到了自己的名字,在總數40名之中,我排名22。

  這是一本風流賬。

  第一句話這樣寫著:猴80雞81狗82豬71鼠72牛73虎74兔75龍76蛇77馬78羊79,這是他經歷過的女人的屬相。然后,他開始記錄著每一個經歷過的女人的真實姓名,年齡,屬相和星座,來自哪個城市,認識的時間、地點和方式,她們的身高和長相,豐滿程度如何以及他為之支付的鈔票……

  他的前妻是他的第四個女人,分手時他給了她四萬元分手費。

  他寫著那些女人的學校和職業,手機號,寢室電話號碼、網名和QQ號,甚至具體到家庭住址的門牌號。

  更多是清純差錢用的女孩子,“她母親下崗”。

  他寫著每個星級酒店的名字,“今天有個服務員認識我”。

  還有一個風流后要去購物,“她要很多東西,搞得我心里不爽”。

  他的泛濫主要從離婚后開始,也就是2001年。

  他記載著五年來,用于這些“臨時安慰”的風流事,花了大幾萬元……

  最讓我吃驚的還在后面,他每次和她們風流后,必以一照片作紀念!

  我點開圖片文件,姿態各異的女子,一個個神情復雜地看著我……看得我心驚肉跳。驀然想起,有一次他也要給我照相,我嚇得哇地哭了,他才作罷。

  我渾身發抖,但仍然以最快的速度,把文檔拷進了我的軟盤。拷第三張圖片時,我聽到身后有腳步聲,忙把文件關了。

  (你這樣做的目的是什么呢?梅云說,我當時想得不多,只覺得這是證據,他在欺騙我,我要證據。而且,我當時就想到了分手兩個字,如果分手,我需要這些東西,它們最有說服力。)
不敢接受他的玫瑰

  晚上睡覺時,我問呂多,“這是怎么回事?”

  他并沒我想像中的驚訝,好像這些東西遲早會讓我知道一樣。他說他想找刺激,他說其實很多人都是這樣的,只是你不知道而已。他說他的性和情是分開的,他說他愛我……

  我推開他。我哭了,他也哭了。他要我原諒他,但他自始至終都沒有說,“以后我再也不會那樣了”。

  然后,他又像沒事一樣和我戀愛。表面看來,他實在是個再規矩不過的人,上班出門下班回家。從不在外面過夜,只要我愿意,他隨時都在我身邊。我喜歡的禮物他會買給我。他愛學習,愛看書。在家里很安靜。

  我看著他,可他心里太黑暗,我看不清。他心里就像有一個廢墟,他死死地封鎖著這個廢墟,生怕別人看到,也生怕別人進去。所以他沒有朋友,他不敢有朋友。

  我打通其中一個女人的電話,我們坐到了一起。她一看就是那種墮落女人。這是呂多記錄的最后一夜,2005年7月11日。

  我向她表明身份,她反倒安慰我說,“我見過的有錢有勢的男人多著呢?放心,我不會對你男友動心的!”

  我好像并不是為這句安慰而來。可我找她到底是為證明什么呢?

  我又寂寥地回去。呂多說他得了精神分裂癥,莫不是我也得了?我整天恍恍惚惚的,看到什么都覺得不真實。呂多那么真實,鼻子眼睛臉,我摸著它們,它們的靈魂卻躲在我不知道的地方。

  他的表皮在做人,靈魂卻在鬼混。像方方的小說《在我的開始是我的結束》,里面的女主人公白天做人做得人模狗樣,晚上開著車穿著一套自備的衣服去風塵之地,不談價錢,只要刺激……

  這樣的事看看可以,這樣的人好奇好奇可以,真要我去接受,而且接受他去做我的丈夫,我有那么勇敢嗎?離奇的事可以編在書里,可以寫進電影,當這樣的人和事真實地出現在我的生活中,我真的能把自己當一個電影院里的觀眾那樣,邊吃著爆米花,邊以從容和把玩的心態去欣賞嗎?

  呂多已經向我求婚,我敢接受他手里的玫瑰嗎?玫瑰那么艷,誰知道是真的花,還是假的血?
傳播12記得她的生日,否則有可能下一個生日她跟別人過去 ??了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